选书网 > 科幻小说 >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> 四百九十四章 这才叫格局

四百九十四章 这才叫格局(1 / 2)

“我永远都有资格活着!”

芬里尔重重的强调到。

“但必须是在你的世界里!”

话音落下,芬里尔吐出舌头,轻轻的嘘了一声。

“难道你想把我绑架到你的奥林匹斯么,毕竟那才是你的世界。

但这显然有些太过离谱。

所以……。”

迟疑片刻之后,芬里尔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“我的确对奥丁没什么好感,总有一天,他终究会死在我的手里。

但那不代表我会站在你的一侧,为你入侵九界而出力。

我和奥丁的仇恨是我们之间的事情,除此之外,我永远都是九界的芬里尔!

抛开和奥丁的仇恨以外,哪怕神明,都不会比我更爱我的世界!

这里的阳光和北风都很美味,这里的山脉和森林也总会让我趴的格外舒适。

我喜欢这里,所以,我不会成为你的……。”

“咳咳!”

不等芬里尔说完,海森堡便随手将冈格尼尔从兜里摸了出来。

看着近在咫尺的冈格尼尔,芬里尔呆愣片刻,同时轻轻咽了口唾沫。

整理好心态之后,芬里尔艰难说道。

“就算你威……。”

“咳咳!”

海森堡又一次咳嗽起来,同时他又从兜里摸出了第二把冈格尼尔。

看着两把同样溢散无边威能的长矛,芬里尔彻底沉默了,他死死的盯紧了两把长矛。

足足沉默了半分多种,芬里尔终于抬起头来,认真道。

“也不是不能商量……。”

说完,芬里尔转过头,本想不去看两把长矛,却终究忍不住斜着眼睛又撇了撇。

看过之后,芬里尔朝向海德堡,郑重道。

“我和奥丁不共戴天!”

“嗯,那就好。”

海森堡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一边将两把冈格尼尔揣回兜里,海森堡一边对芬里尔解释一声。

“说句实话,在入侵九界这一……。”

说到这里,海森堡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于是他猛的一挥手,远方的阳光突然分出一缕,径直将海森堡所在的区域尽数包裹。

与此同时,阿斯加德金宫里端坐的奥丁气急败坏的骂了娘!

自己就要听到关键的时刻了啊,那就是海森堡对于入侵九界的计划!

结果,他说到关键居然不说了!

妈的断章狗,狗屎防盗猪!

……

做好了屏障之后,海森堡悠悠的开口了。

“见笑了,刚刚奥丁那家伙一直在看着我们。

没说到正事的时候,我倒是不介意他的窥视,毕竟九界还没有成为我的土地,他尚且还有资格监视一切。

不过说回正事的时候,还是把他屏蔽了吧。

虽然我有充足的赢过他的信心,但那不是我让接下来的战局横生波澜的理由。”

“的确,陛下,你说的一点不错。

我们当然会赢,我们也总是在赢。

但无论我们在如何有骄傲的资格,也不可以让骄傲懵逼我们的眼睛。”

一旁的洛基摆出一副崇敬的神色说道。

听了洛基的马屁,海森堡正微笑呢。

对面的芬里尔却突然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原本我看你作战很是英勇,还以为你这个和我父亲同名的家伙,并没有继承我父亲的伟大特质呢。

不过刚刚你的那些话,倒是让我相信你是我父亲在其他世界的某个同位体了。”

芬里尔话音刚落,洛基便不满的朝他瞟了一眼。

你这狼究竟是什么意思?

这是夸我么?

还是损我?

而芬里尔,面对洛基不满的眼神,他无趣的吐了吐舌头。

“怎么,我说的难道不对么,毕竟我很了解我的父亲,他就是格外擅长在各种环境里,用自己的智慧和语言来获取他人的欣赏和荣宠。

虽然这种事被很多人类和神明污蔑为耻辱。

但无论在我眼里,还是在我兄弟眼里。

只有父亲这样的做法,才是任何智慧生命最核心的本质。

在任何环境面前趋利避害,利用各种方式增加自己的生存可能。

这难道不是一切智慧生物最核心的智慧么?”

芬里尔看向众人,一双狼眼里满满都是智慧的光彩。

他的磊落当真让众人无话可说,就连洛基都迟疑的眯了眯眼。

难道自己拍马屁的行为就真的直指智慧核心么?

听起来居然蛮伟大的!

等等,不对?

自己终究还是被狼调侃了吧!

看着芬里尔那逐渐眯起来的眼睛,再看看他愈发促狭的表情。

这狗果然是在调戏自己啊!

好在海森堡适时开口,打断了洛基和芬里尔的友好互动。

他轻轻拍了拍桌子,随后将手边的一个酒桶朝芬里尔丢了过去。

看着飞来的酒桶,芬里尔嘿嘿一笑。

“居然还有我的份,那就让我好好尝尝奥林匹斯的酒水吧!”

一边说,芬里尔一边张开大嘴,酒桶顿时在他那稍微巨大化的嘴巴里翻滚起来。

片刻之后,芬里尔张开嘴,直接用舌头卷着将空酒桶扔了出来。

同时,芬里尔鼻孔里喷出了好大一口酒气。

“哈,很爽,这种烈酒和那群打铁的矮子一样,简直让我暖到了心里。

你这酒的数量有多少,如果你能拿出装满我肚子的烈酒,那你就会看到一个冲锋在最前面,直接干掉奥丁的你的先锋!”

“呃,那不可能千万别想喝得尽兴,芬里尔。

你的肚子太大了,哪怕是酒海也无法让你感到满足。

不过如果只是喝到满意,那我应该还能提供。

但问题来了,芬里尔。

我为什么要为你提供酒水?

或者说,哪怕我不提供酒水,你就不是我未来的先锋了么?”

海森堡一边调侃,一边再次将手伸进了兜里。

看着海森堡的动作,芬里尔赶紧抬起前爪。

“别!”

他沮丧的摇了摇头。

“千万别再展示冈格尼尔了,我承认那玩意的确是个麻烦。

单论战斗力,奥丁确实比我弱上一些,之所以我和他的预言是我们同归于尽,他的长矛绝对是最重要的砝码之一。

奥丁比我弱,都能靠这种世界树枝干打造的至高神器来为我造成麻烦。

更不要说单纯肉体力量都比我更强的你了,陛下。”

说到这里,芬里尔抬了抬脖子,对海森堡谄媚的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