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书网 > 科幻小说 >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> 三百零八章 与死亡的对话

三百零八章 与死亡的对话(1 / 2)

一旁,听着洛基说出的话,劳菲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哎……。”

长叹过后,他摇了摇头,轻声说到。

“你刚刚才有一个配得上生活的生活么?”

话音落下,劳菲看向洛基的眼神里多出了两份怜惜。

“换句话说,在这之前,你一直不觉得自己的生活配得上生活对吧?”

随手将断斧的把柄扔下,劳菲腾出手,轻轻捏在洛基的大臂上。

感受着儿子略微瘦削,但也同样有力的手臂,劳菲顿时百感交集。

“我真的是做错了吧……。”

劳菲一边说,眼睛里一边闪过了曾经的画面。

在那堪称古老的回忆中,他将尚且只是孩童的洛基的襁褓,郑重的交到了奥丁的手中。

他看奥丁不情不愿的接过孩子,他更看清了奥丁眼中的不情不愿。

可当时的他,只想着洛基未来的命运,却从没想过那个孩子会不会活的不快乐!

他……终究是忘了一些东西。

想到这里,劳菲又一次摇了摇头。

“我……,恐怕真的做错了许多,我没能给你一个真正的家庭,也没能给你一个完美的童年。

我把你送到了宿敌的手中,让他成为你的养父,更让他许下与你成王的承诺。

我以为我把我能做到的一切都交给了你,我和奥丁那绵延许久的战争,福利全都落在了你的身上。

我以为你不会喜欢约顿海姆的凛冬,我以为你会满足于阿斯加德王座那血腥与荣誉共存的芬芳。

可现在想想,带着与我的仇恨,奥丁又怎么可能真心待你。

你……这些年吃了太多苦吧,孩子。”

“呵呵,没什么,吃苦之类的,不都是为了如今的生活么。

我现在,虽然再也没机会成为什么九界的王,但我依然有了成为真神的机会,更是有了无尽的可能。

海森堡和奥丁不同,海森堡待人极为大气和宽仁,自身力量也绝对值得我去追随。

看看我手里的寒冰之匣和宇宙魔方,他就连这些宝物都不吝于交到我手上。

至于我要履行的责任,无非只有为他而战罢了。

而那,恰恰是曾经的奥丁始终不曾交给我的东西之一!”

话音落下,洛基忍不住伸出手,他试探着,小心的拍了拍劳菲的手臂。

“放心吧,我现在过得很好,虽然奥丁的死亡彻底让我失去了成王的机会,但实际上,哪怕奥丁还活着,我也永远都没有那个机会。

看呐,奥丁从不让我领兵作战,他也从没给过我任何攥取荣誉的机会。

虽然他嘴里对我说,我有机会和索尔争夺那个王位的继承权。

可实际上,一直到他死前为止,他从没把我看做他真正的继承人。

和那虚无缥缈的空头许诺相比,我反而更喜欢如今的生活。

毕竟到了现在,我只要做上多少,就一定能获得多少!”

话音落下,洛基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,就在他心脏附近的衣服上,一个小巧的匕首图案格外清晰。

“看,天神之匕的图案,这就是为海森堡陛下而战的证明。

它详实的记录着我为海森堡做到的一切成绩,并将那些以数值的方式回馈给我。

他将整个世界都交给了我,甚至还不是一个世界,这样的一位神王,我有什么理由去背弃他呢!”

话音落下,洛基的面色逐渐严肃起来,只见他轻轻抬起自己镶嵌着手套的右手,他将拳头对准劳菲,同时嘴里劝诫的说道。

“虽然这么说会让你不太满意,但我终究要对你说上一句。

投降吧,父亲!

或者,您真的希望和我拳脚相向么?

相信我,我能说服海森堡,让他接受您和我们的族人。

您能活下来,族人们也能获得更好的生活,这难道不是你一直期待的么?”

“期待?”

听着洛基的话,劳菲顿时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。

只见他突然冷笑着说道。

“哪怕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爆炸,我也不会去期待敌人的怜悯和宽恕!

更何况,我和我的约顿海姆已经投降过阿斯加德一次了!

那一次低头,我送走了我的儿子,哪怕我强迫奥丁做出了让我儿子继承他神王之位的承诺,哪怕一切都是为了让我的孩子拥有有一个更好的未来。

可这么无论再怎么粉饰,我终究失去了我的儿子!

至于现在,我已经没有任何能失去的东西了,投降?

绝不可能!”

话音落下瞬间,劳菲那本就无比疲惫的身躯,直接朝洛基冲了过去!

哪怕疲惫,他的拳头也裹挟着无尽的风和霜寒,那双拳头狠狠砸向洛基的脸庞。

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,洛基伤感的摇了摇头。

“我就知道,您绝不会是能下达投降命令的人,所以,我只有将你击败,才能让你休息下来。”

一边说,洛基的右手一边轻轻摇摆,劳菲的拳头离他面庞明明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。

可就是这五厘米,无论劳菲再怎么向前冲刺,居然也没法再接近洛基一毫!

“是空间的力量……。”

劳菲微微一笑。

“看来海森堡真的给了你一个好东西!”

“不止好,关键还很适合。”

洛基笑着回应一声,接着他右手向前轻轻一推!

转眼间,劳菲所在的位置发生了剧烈的变幻,他直接从洛基眼前的地面上,转移到了约顿海姆那无垠的高空中!

劳菲并不会飞行,于是他直接从几千米的高空开始了自由落体。

一边下落,他一边发现洛基来到了他的身旁。

“天空可不是您的战场,不过这对您而言并没有什么危险。

为了让你尽快投降,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!”

说完,洛基右手轻轻握拳,两人所在的空间顿时变幻。

不等劳菲看清四周的景象,他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无穷的挤压。

四面八方数不清的土壤和石块正在朝他碾压过来,劳菲只觉自己被一整座山脉压在身上,让他完全失去了移动的力量。

而他面前,洛基站在漆黑中轻声解释到。

“您身上正是约顿海姆最高的山脉,您的位置恰恰是这座山脉的核心之一。

这里是整座山脉的受力点,是决定这山脉是否垮塌的关键因素!

比拳脚,我绝对不是您的对手,我为您感到骄傲,因为我父亲很强,真的很强。

但除了拳脚以外,我看不见你可以获胜的任何可能。

投降吧,虽然那是一种耻辱,但那同样是您唯一的前路。

听我一句劝吧,父亲!”

“哈哈哈,投降,好一个投降!!!”

一边努力承受着被整座山脉不断碾压的滋味,劳菲一边豪迈的笑了起来。

“说真的,输给你,输给我的儿子,这真的算不上真么耻辱。

我投降,至少在这个只有你我的地方,我答应你!

但你要记住,孩子,约顿海姆和阿斯加德的仇恨持续太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