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书网 > 穿越小说 > 高质量父母图鉴[快穿] > 第158章 龙凤呈祥(36)

第158章 龙凤呈祥(36)(1 / 2)

沈追凤变了。

她跑戴思弦那边跑得比顾细还要勤。

沈追龙拦住这个神出鬼没的姐姐:“姐,你最近不是在憋什么大动作吧?”

就不能带他一起玩儿吗?

“一边去!姐在做正事儿呢。”沈追凤想绕路走。

沈追龙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让她走:“你在做什么?不能告诉我吗?”

从小到大,他们俩都是一起玩,没有小秘密的。

对此,要是沈追凤知道自家傻弟弟内心的想法,肯定会说:有些秘密,只是她不想让他知道而已。

“暂时不能告诉你,行吧?”沈追凤无奈了,只能用拖字诀。

“真的?以后会告诉我吧?”沈追龙不依不饶道。

沈追凤想了想,干脆应下:“行。”

正好,以后说不定她还需要沈追龙做点事情。

沈追龙开心走了,沈追凤也开心离开了。

她哼着歌,干劲十足地向实验室走去。

这么忙,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,是因为她似乎有点找到了想做的事情。

妈妈这么努力地为村里的女性做卫生巾,她作为女儿,当然要支持。

妈和她说,如果未来有一天,她们的卫生巾品牌能获得成功,那把现在的研发阶段记录下来,以后再回头看,一定会觉得现在的努力很有意义,这将会成为她们独特的回忆。

沈追凤觉得很有道理。

她觉得这件事比其他事情都有趣,于是一连几天都去了戴思弦和沈红飞那里,记录下每一天取得的进展和发生的事情,没想到沈追龙会注意到。

顾细正好在实验室和戴思弦、沈红飞聊天。

见到沈追凤兴冲冲地跑进来,她笑道:“我都听戴老师说了,你这几天来得很勤。”

沈追凤不好意思笑道:“我就是喜欢跑来跑去。”

沈红飞打趣道:“难得我们大姑娘害羞了呀。”

沈追凤猛女撒娇,出其不意地扎进沈红飞怀里,把沈红飞给弄了一个踉跄。

“哎哟哎哟,你姑姑的老腰啊。”沈红飞夸张道。

顾细和戴思弦紧张看过去。

沈追凤嗔道:“姑姑,我都看好了,手撑着后面呢,不会伤到你。”

姑侄俩打闹,顾细轻笑摇头。

正好王素走进来,她朗声道:“各位,各位,好消息!”

不等别人问,她就开心地说道:“我让归黄去了棉纺织厂那边问了问,正好,纺织厂有一批囤积了好一段时间的纤维棉。本来厂长还不太愿意的,单一听说是沈家村的需要,就说考虑考摘。听我爸打听来的消息,他们想要用吃的去换。”

顾细击掌:“那正好,我们不就有吃的?”

王素笑着点头:“就是这个意思,他透出扣房,就是让我们去谈的。”

“行,”顾细干脆做决定,“那就带着卤豆干和豆渣饼去吧。阿素,你去清点一下东西,明天我们一起去,争取早点把货拉回来。”

现在沈家村已经在豆腐产业上进行了深度研发,力争让黄豆的每一点渣渣都能得到利用。

以前的豆渣都是各家各户拿回去,自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只是最近的豆渣有点多,干脆就做成饼子往外卖。

王素响亮保证:“没问题!”

回家的路上,顾细翻了翻沈追凤的小本子。

她教过沈追凤一些访谈技巧,偶尔还会让沈追凤练一下咬字和语音,看来记录这一块也要提上日程了。

于是,她询问了一下沈追凤的意见:“想不想学?”

“想!”沈追凤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孩子这么有上进心,顾细少不得要鼓励一下,“坚持下去,如果你做得好,我在妇女节去市里开会的时候,给你买个一个小礼物。”

小礼物呀,那可以!沈追凤的眼睛立马亮起来。

她略带羞涩:“其实没有礼物我也会努力,但是有礼物,我会更加更加努力!”

两人说着话走到门口,沈追龙从里面跑出来。

一见到顾细和沈追凤,他道:“妈,姐姐,爸好像在安装大喇叭,你们要不要去看看?”

之前拉电线的时候,沈青松还没有买到合适的大喇叭,现在买到了,自然就要装上了。

沈青松的动手能力很可以,自己装也完全没问题。

沈追凤立刻蠢蠢欲动:“那当然要去看看!”

姐妹俩看向顾细,顾细笑着点头:“走吧。”

这会儿大家都在家里,没什么人知道,沈青松正准备动手,顾细就带儿女们来了。

有人帮忙,喇叭安装得更快。

沈青松拿着话筒,想了想,递给沈追凤:“追凤来,你来测试一下,我们去外面听一听。”

沈追凤瞪大眼睛:“我?”

“对,你平时采访婶子们的时候,不也要说吗开场白,按照你的习惯,说一说。”沈青松起身道。

沈追凤略有些迟疑,但可以使用新设备的兴奋让她最后还是接过了话筒。

沈青松教了一下基本操作,旁边还有从家里拿来的收音机,也和其中某一条电线连在了一起。

“你说完开场白,试着放一下收音机里的电台,看能不能行。”沈青松交代。

沈追凤新奇地看着这一切,点头:“好。”

村民们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什么刺啦刺啦的声音。

“啥声啊?”

“没什么声音吧?你听错了?”

“你耳背了吧?”

有的人相互斗嘴,有的人走到外面,想仔细听一听。

忽然,次啦声变大了,只仅仅几秒,又消失了,但这就足以震惊到所有村民。

七大爷拿着拐杖跑出去出去:“鬼子打过来了?”丝毫没有老年人的疲态,动作迅速得很!

“什么鬼子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?”七大娘白了老头子一眼。

其他村民也在有点惊慌地做出种种猜测。

就在这时,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彻沈家村的上空。

“各位村民,各位村民,大家好,这里是喇叭进行调试,请各位村民不必惊慌,正常做事。”

“广播站以后会用于进行沈家村的通知发布和新闻播报,请各位村民以后留心听取。”

沈追凤干净的嗓音像是流水一样,把内容输进大家的耳朵。

“追凤,是追凤!”不少婶子激动道。

有多少个中午,追凤就是用这样的声音陪着她们唠嗑,教她们识字,她们绝对不会认错。

“我们小凤儿的声音就是好听。”

婶子们特别有粉丝滤镜。

“就是,我最喜欢听小凤给我们讲故事,说八卦。”

喇叭那边继续传来声音:“接下来,进行电台调试,请各位村民欣赏首都电台带来的美妙音乐,祝大家吃饭愉快。”

沈追凤的话一停,立马就有音乐从喇叭里传出。

大家如痴如醉地一边听音乐一边吃饭,因为日子好了起来,饭桌上的菜样也多了,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日子比神仙都快活。

沈追凤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。

她轻轻放下话筒,看到父母从门外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,咧嘴一笑。

她的声音能被那么多人听到,这和她采访婶子们,和婶子们一起聊八卦的感觉一样爽。

顾细道:“以后你下午负责这个工作,行不行?你爸有通知的话,你先念一下通知。”

“然后,摘取报纸上的重要新闻,让大家知道国家大事。国家命运和个人是息息相关的。再看看本市报纸,重点讲一些和咱们切身利益有关的新闻。”

“最后,就放一下电台的音乐,让大家轻松轻松。”

顾细说了一下大概内容,沈青松补充道:“村子比较穷,没有补贴,但我和你妈私人给你补贴。”

沈追凤摇头:“不用啦,没有补贴也行。”

她喜欢这个工作。

可能这就是小婶说的“梦中情作”吧。

沈追凤冲劲十足,第二天中午回家吃完饭就那拿起报纸找重点新闻,搞呀搞,时间过去一大半,一看新闻三条三。

啊,这种文字工作就不是她应该做的事情,太难了!

她仰躺在椅子,发出喟叹。

“什么太难了?”卫则进房道。

沈追凤累得不想说话,“难……”

不对!她突然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,目光灼灼看向卫则。

这对于她来说很难,但是对于卫则来说,肯定是小菜一碟啊!

卫则脚步顿在原地。说实话,沈追凤这像是饿狼一样的眼神,让他心里有亿点恐慌。

“怎……么了?”他眨眨眼。

沈追凤起来,扑过去,抓住卫则的手腕:“卫则,江湖救急!”

卫则身体僵住,他的目光微微下移,落在沈追凤抓着自己手腕的位置。

那里的肌肤相交,体温交融。

虽说他和沈追凤已经结婚,但是,从某种程度来说,他和沈追凤是很纯洁的关系。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过亲密接触。

这不仅是他和沈追凤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也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有这样的接触。

“怎么样?行不行啊?”

沈追凤跟没注意到似的,卫则抿抿唇,顿觉自己有点辜负沈追凤和沈青松顾细对自己的信任。

他猛地闭了一下眼,再次睁开,已经努力收起自己纷乱的思绪:“你先说,是什么事?”

沈追凤先将人拖到桌边坐下来,进了她的地盘,再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她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地说了一下她下工后需要做的工作。

“拜托,帮帮我,要不然我下午就来不及了,这是我的第一次广播,我想给大家留个好印象,不想搞砸。”沈追凤双手合十,可怜兮兮。

卫则避开沈追凤的眼神:“需要看哪些报纸?”

沈追凤眼睛“噌”地亮了,嘻嘻暗笑,立刻把三分之二的报纸都堆到他面前去。

卫则:“……你认真的?”

沈追凤清澈的眼睛扑闪扑闪的:“拜托拜托。”

卫则唰地挪开视线,没说什么,埋头看报纸。

有卫则这个看惯了书的人在,两人很快整理好了下午沈追凤要念的内容。

收拾东西的时候,卫则化身教导主任兼老妈子:“以后我有事不在怎么办?所以,你还是要自己提高能力,今晚自习的时候,我给你做一下这方面的训练……”

沈追凤只觉得自己耳朵嗡嗡的,抱起报纸就走,只留下一一句话:“那就今晚再说吧。”

人早就跑没影儿了。

卫则修长的手指揉揉太阳穴,这个沈追凤啊,真是……一叫她学习,她就跑。

可是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他的嘴角是翘起的。

下午,顾细带王素去棉纺织厂谈生意。

王素重回老东家,只觉得又陌生又熟悉。

“顾主任,你好。”

王素忙给顾细介绍:“这是咱们郭厂长的秘书,范秘书。”

范秘书很客气地和顾细打招呼,和王素打招呼的时候都是笑着的。

一路上过去,王素遇到了不少熟悉的人,除了熟稔之外,王素能明显感觉到这些人看自己,多了一丝丝敬佩和看重。这是她曾经在棉纺织厂从没得到的态度。

她小声和顾细道:“我这算是狐假虎威,还是鸡犬升天?”

顾细回道:“是你自己聪明能干有本事。”

王素脸上笑成一朵花,还是大嫂说话舒服。

办公室门开着,正好郭厂长坐在里面,看到了王素对顾细露出的这个笑容,内心不由感慨。

这王素能对这个顾主任露出这种三分敬佩、三分亲热,四分毕恭毕敬的笑容,可想而知,这个顾主任是个人物啊。

以前王素在厂里可没对谁露出过这样的笑。

不知不觉,郭厂长收起了随便礼待的态度,想着还是要认真谈一谈。

一方有意,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双方都有意,那就是互利共惠。

双方最后顺利达成合作。

顾细拉着一车纤维棉回去,开心又苦恼,思忖了会儿,道:“还是得多挣钱。”

王素在一旁道:“那是必须的。”

她觑了一下顾细的神色,念叨道:“嫂子,我说句心里话,您那个卫生巾,是很好,我也赞成,但要是让大家知道这得用作坊的利润来填这里面的费用,估计得有不少争议,当然啊,我觉得最后大家肯定还是会支持你的,毕竟乡亲们都那么相信你,爱戴你。”

顾细抿唇一笑,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和我说话不用这么小心。”

王素嘿嘿道:“我当然知道嫂子您是好的,宽宏大量,要不然我也不会说出这番话。”

顾细知道王素的为人,还不错,于是就和对方对方聊了起来。

“但是现在这几样东西,还不够,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增加一些产品,最好是每家每户都不能缺少的东西。”

她举例子道:“柴米油盐酱醋茶,我觉得油、酱、醋都可以试试。”

王素一拍大腿:“嫂子,醋就不用了吧?”

“你想想,”王素道,“本来大家就饿了,您还整一个酸溜溜的醋出来,那大家岂不是更饿了?不行不行,这个赚不了钱的。”

顾细被王素这一番真诚的发言给逗笑了,“你说得还挺在理。”

“那是,必须的。”王素挺直腰杆。

在吃上面,她自认还是挺有心得。

顾细采纳了王素的建议,“行,我回去就和大家开个会议。卫生巾那边,还是得适当隐瞒一下,就说是需要做实验。”

等有了成果,她才能光明正大地拿这个东西出来。

回到村子,正好赶上沈追凤播报新闻。

“今日,我国在……”

听到沈追凤有条不紊的声音,顾细暗暗点头。

王素喜欢得不行,快活道:“幸好赶上了,我还想听听今天有什么新鲜事儿来着。”

村里人几乎是和王素同样的想法,下工回家做饭吃饭的时候,有专人给自己播新闻,放歌儿,这可是不一般的待遇,这十里八乡,哪个村子能有他们沈家村这么幸福?

如果现在有幸福感指数,沈家村肯定是全国位列前茅的那种。

顾细去了广播站,在播放电台音乐的时候,和沈追凤说了一下今晚要开会的事情。

于是,在今天音乐结束后,沈家村村民听到了广播正式开播后的第一个通知。